?

2020-01-07
建設智慧城市的十大反思(上)


這兩天,2017、2019這張圖在朋友圈火了,無數網友貼出照片回顧自己這兩年的變化,在對比中回望自己成長的弧度。

640.webp (1).jpg

站在行業的角度,這兩年間,智慧城市也有著不小的變化。

在人們越來越廣泛達成的認知中,智慧城市不再是解決城市可持續發展問題的“選項”之一,而成為了“必然”。那么截止目前的智慧城市建設工作呈現出怎樣的發展態勢,這其中的思考和總結又有哪些?

本篇文章將為大家帶來關于智慧城市的十大反思,希望能對未來的建設工作起到一定的幫助作用。

一、與歷史積累的城市智慧共容

能夠生存下來的城市都有智慧。

1.1 不能否定歷史上的城市智慧

“智慧城市”起源于IBM的宣傳,但是IBM將“Smart City” 翻譯為“智慧城市”并不準確,經媒體、IT專家的大肆宣傳使“智慧城市”的叫法普及化了,IBM的“Smart City”原本是信息技術在局部領域(如供水、供電系統)的應用,一經譯為“智慧城市”一下子變為全局性應用了,一個欠妥當的譯名引導很多人夸大信息技術在城市建設中的作用,提出很多不切實際的目標,造成一些城市智慧城市上不來下不去的尷尬。

只將今天的信息化城市定義為“智慧城市”有否定歷史上的城市智慧之嫌,有著悠久歷史的城市都是積累了大量智慧的城市,智慧城市的宣傳不能排斥歷史上的城市智慧,不能只把應用信息技術的城市視為智慧城市,對城市的健康發展是不利的,應當給出前后都能接受的智慧城市概念,與人類歷史上的偉大智慧相比,IT智慧只能算是小計,不應唯我獨尊。

1.2 不應以信息技術應用評價城市智慧

不可以有無信息技術作為智慧城市的標準,會不會操作電腦并不是有無學問的標準,信息技術的出現才幾十年,只是一個嬰兒,而城市早已是一個成人,以嬰兒的觀點評價成人智慧是欠妥的。

不論是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移動通信,它們在人類歷史上還是瞬間的產物,產生得快淘汰得也快。這些技術是聰明的,但是作為衡量智慧的標準則太輕薄了,城市智慧是厚重的,需要有厚重的標準。作為工具的信息技術用得好只能算是聰明,長久的可持續生存與發展才談得上智慧,這是很多發達國家智慧城市的目標。

1.3 IT概念的智慧城市應與歷史概念的智慧城市相協調

如果將“Smart City”翻譯為“敏捷城市”或“智能城市”都不會出現與城市歷史上的智慧概念沖突的問題,因為新名詞是可以由提出者清晰定義的,而“智慧城市”卻無法清晰定義了,因為 “智慧”一詞已經使用得太頻繁了,人人都會按自己的理解去想象“智慧城市”,使智慧城市概念充滿著混亂而無法統一。只能試圖從更高的層次上去統一城市智慧的含義。

組織化視角有助于協調兩種智慧概念,城市的發展由小到大,由簡單到發展是一個不斷組織化的過程,城市的高效率是通過城市組織的不斷優化實現的,組織化、程序化與信息化是同樣的概念,信息技術是提高城市組織化效率的工具,以城市組織化水平為觀察視角最能夠統一信息化前后的城市智慧。

1.4 信息化智慧要與城市智慧共存

從信息科學的理論上看,信息化、秩序化、組織化本質上都是一件事情,所有的信息系統都包含著人的組織與設備、軟件與數據的組織,不論是計算機系統還是人的參與,總體上都是一個組織化的過程,即使沒有用到信息技術,城市智慧仍是組織優化的智慧。

城市的效率來源于分工合作的精細,信息化是促進社會精細化分工合作的手段,從組織化視角理解信息化可以幫助人們看到業已存在的城市智慧,看到大量存在的組織資源,看到組織資源對于加快智慧城市建設有著重要意義。敬畏已有的城市智慧是智慧城市規劃者應有的態度,也是智慧城市規劃取得成功的必要因素。

二、在什么層次上思考智慧城市

低層次的思維永遠理解不了高層次的問題。

2.1 智慧城市的思維層次

人們思考問題總是在習慣的層次上進行,如果沒有充分的訓練,人們很難抽象到更高的層次上思考。很多智慧城市規劃是由IT工程師承擔的,IT人員擅長在工程層次上思考問題,關注系統可行性,而不關注城市總體的效益與功能的協調,規劃者思考層次不對是規劃做不好的重要原因。

不同層次上思考的關注點、價值觀是不一樣的,這就如同寫文章與造句處于不同的層次一樣,智慧城市的規劃者應當反思自己思考的立足點,是否進入了城市規劃的層次,是否用城市發展的價值觀評價智慧城市的規劃設計,提升思維的層次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并不容易,很多人總是情不自禁地用技術的標準來評價城市智慧化程度便是沒有擺脫低層次思維的表現。

2.2 底層知識無法理解高層問題

在人們日常生活中,低層次的知識是無法解釋高層次的現象的,這就如同語法層次的思維解釋不了詩歌的韻味,只會寫子程序的程序員看不出軟件整體構架的重要性。

處于低層次環境中的人很難想象高層次環境中的機會與價值,因為它是后來生成的概念?;ヂ摼W早期只解決計算機間的通信問題,完全想不到人人互聯后的場景,今天的搜索引擎、電子商務、社交網、微信都是新生態環境中涌現出來的,互聯網思維是新生態環境下的思維,是通信網絡基礎之上的新層次思維,只有在新層次上思維才能充分利用新涌現的機會與資源。

在企業與政府機構中高層官員與基層員工看到的問題與機會是不一樣的,同樣在智慧城市的建設中,城市領導與工程建設者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未經訓練的基層人員無法理解高層領導關注的問題。

2.3 智慧城市規劃是戰略層的問題

從信息工程的設計提升為智慧城市的規劃是思維層次的跳躍,對一個城市而言,信息工程項目的設計屬于執行層次的工作,主要解決的還是怎么做的問題,但是智慧城市的規劃已經不是“怎么做”的問題,而是“做什么”的問題?!霸趺醋觥庇幸幏兜姆椒?,“做什么”卻無章可循,它是一個有風險的決策問題,依賴豐富的知識與閱歷才能做好。

智慧城市是長期事業,且涉及面廣、連續性強,長期規劃的失誤會帶來巨大的浪費,糾正將十分困難。智慧城市的規劃已經上升到城市戰略層面,參與規劃的部門與人員必須從城市戰略的高度上進行思維,使智慧城市規劃符合城市長期發展的戰略要求。

2.4 智慧城市規劃是超IT思維

目前大多數智慧城市的規劃的技術色彩太嚴重,明顯停留在技術層次的思維中,應當清楚:是否使用了現代信息技術并不代表有無城市智慧,智慧城市規劃的評價標準是高于信息技術層次的,技術層次上的思維無法欣賞深層次的城市智慧。

智慧城市的思維邏輯是超越IT層次的,首先是城市智慧發展目標的合理定位,其次是實現路徑的可行性,確實保證達到預定的效益。單純的技術是無法保證效益的,IT只是工具,工具并無智慧,智慧體現在城市整體系統的配套優化改造方案之中。

有效的智慧城市規劃是利用城市的多方面資源,組織有效的配套合作建設以實現城市的發展目標。規劃可以看作為一種編程,規劃編程的資源不僅是信息系統,還有社會組織環境資源、政府行政資源、社會文化教育資源等等。只有超越IT的思維才能駕馭諸多超越IT的資源,實現智慧城市目標。

三、智慧城市不能獨善其身

城市都處于經濟全球化重組的競爭之中。

3.1 城市處于相互影響、相互競爭之中

智慧城市規劃不能獨善其身,因為城市是相互關聯、相互影響、相互競爭、相互合作的,每個城市都要選擇好自己在大格局中的定位,智慧城市的產業規劃更不能隨心所欲。不考慮周邊環境,一廂情愿地發展“智慧產業”已成為地區產業規劃的通病,都要做云計算中心、物聯網產業、軟件業等,是難以成功的。

產業規劃不能什么熱門就規劃什么,要研究自己的比較優勢,建立與周邊城市的產業互補關系,優化區域經濟的配套合作,避免過度競爭,促進共同發展。同樣的道理還表現在智慧交通上,道路建設、交通服務都有跨地區合作的問題,開放合作才能發展得更好。

京津冀一體化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過去每個城市都在做自己的閉門規劃,結果各地的規劃不配套,產業分布不合理,交通理不順,形成很多斷頭路,地區經濟缺乏合作與互補。在中央京津冀一體化戰略的催促下,三地重新規劃,只有重視合作互補規劃才是更合理的規劃。

3.2 智慧城市與全球社會經濟的重組

在交通通信不發達時代,經濟發展被局限于小范圍之中,全球交通與通信大發展之后,城市經濟已迅速加入到區域經濟、全國經濟、全球經濟的大重組之中。交通與通信技術的大發展降低了社會經濟重組的成本,產生了許多合作的新機會,任何城市都不能無視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大趨勢。

新模式帶來了新效率,很多產業鏈已經全球化。我們可以看到電子商務如何把全國的生產商、服務商與用戶組織成為全球產銷服務網,蘋果手機已在中國生產,美國的售后服務外包到印度完成,信息化是促成全球經濟重組的最大推動力。

城市的發展史也是不斷組織化的成長史。通信與交通的大發展是推動組織優化的最重要的力量,人類社會追求效率的重組還沒有完結,重組不僅發生在城市內部,還跨越了城市、跨越了國家,因此智慧城市不能獨善其身,而必須重視區域合作,加強國內外合作,爭取更大的發展空間。

3.3 城市要尋求大格局中的定位

在區域經濟合作、全國經濟合作、經濟全球化的環境下,城市選好自己在社會經濟大格局中的定位非常關鍵,定位不對很難順利發展。產業發展有自己的規律,它會向最有效率的地區聚集,違抗產業聚集規律的城市會因過度競爭而達不到發展產業的目的。正確的定位是城市發展的大智慧,是智慧城市規劃首先需要做好的事情。

城市的發展目標并不是政府可以隨心所欲的,它是由歷史與環境決定的。如果某產業已經有了中心再想成立一個新中心是不現實的,而建設與之配套互補的服務環境會現實得多。社會的組織與生物的組織是相同的,在什么位置生長出什么功能器官并不是局部細胞可以隨心所欲的。城市在大格局中的地位是由城市與周邊社會經濟關系決定的,大格局定位正確是首要的城市智慧。

四、智慧城市特色化與規范標準問題

特色化是城市的重要智慧。

4.1 容易給出的只是技術標準

人們總是希望有關部門能夠給出智慧城市的規范化標準,使智慧城市的規劃將有章可循。但是太規范的標準不利于城市發展的特色化,而特色化恰恰是城市的智慧所在。城市有特色才能夠互補,組合起來才會產生更高的效率,而同構的城市只能過度競爭,難以組織成更有活力的區域經濟。

智慧城市應當是多樣的,不應當強加上某個統一標尺。有些人認為可以簡單地用信息技術使用率來評價城市智慧化的水準,即某種IT設施的普及率,如智能手機普及率、電子商務使用率、云計算普及率等,但這種標準反映出的是IT工具使用情況,與城市智慧無關,用電腦寫論文并不一定比手寫論文水平高。以信息技術應用為標準會使地方政府偏離智慧發展的本質問題而去追求虛幻的“智慧指標”。

4.2 城市的智慧不宜用瞬息萬變的IT評價

在人們日常的概念中,聰明與智慧是不同的,聰明形容短期行為的有效性,智慧肯定行為的長期有效性。聰明用以夸獎小孩,智慧用以評價老人。迅速見效的事情不會用智慧來描述,因為智慧需要足夠的時間考驗。

城市智慧與技術的先進性是兩個不同生命期的概念,前者以百年、千年計算,而后者幾年至多幾十年就會大變,信息技術可說是瞬息萬變,因此信息技術產品只能聰明描述,不宜用智慧描述。

以迅速變化著的信息技術標準來測評悠久的城市智慧是不妥的,歷史已有很多教訓,短期有效的事情未必長遠有益(如環境保護),因此永遠不宜以短期的成效作為長期智慧的標準。城市智慧的概念太厚重了,太年輕的IT標準沒有評價智慧的能力。但IT標準可以用來評價同樣年輕的“智能城市”。

4.3 全球的智慧城市是多樣化的

放眼觀察全球的智慧城市運動,會看到不同城市的智慧化目標大不相同,有的以推行自行車上下班改善城市交通,有的是解決垃圾分類問題,有的是推行電動車充電樁建設,有的是以節能減排低碳化為中心,世界沒有形成統一的智慧城市標準使得智慧城市實踐如此豐富多彩。

城市重要的智慧體現恰恰就在城市的特色上。人們久久不能忘懷的特點往往是城市的文化與藝術,城市不是機器,不僅要有效率還要有魅力,隨著物質生產力達到一定水平之后,文化藝術成為衡量城市智慧更重要的因素,個性化、藝術化成為未來城市的大趨勢,整齊劃一的智慧城市標準顯然不合時宜。

在城市信息化建設中有些領域是可以設立統一的標準的,如在政府公共服務方面,管理部門可以在“互聯網+政務服務”、醫療、教育、食品安全等方面提出規范標準,加強統一管理。但是在智慧城市發展方向上要鼓勵地方政府因地制宜,每個地方面對的問題不同,城市的特色選擇也應當不同。在文化藝術建設方面更需要鼓勵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城市的多樣化將提升國家的活力。

五、頂層設計的局限

確定性的頂層設計不適應不確定性的戰略決策。

5.1 工程學層次的頂層設計不適應智慧城市

頂層設計已經是政府規劃的流行詞匯,當“設計”被冠以“頂層”二字就會給人以完善、可靠的虛幻感覺。人們對頂層設計缺乏認真的討論,甚至沒有指明究竟是什么層次的頂層設計,戰略層與執行層面對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頂層設計原本是信息系統工程設計的概念,強調要自頂向下地設計軟件系統,層層細化,頂層設計有助于全面地考慮問題,避免整體架構上出現錯誤。頂層設計是信息工程中形成的設計方法,適合于處理邊界條件已經確定的工程性問題,屬于執行層次的思想方法,對于城市的戰略規劃是不適用的。

頂層設計靠嚴謹的邏輯推理,但嚴謹的邏輯推理只有在確定性環境下才能夠進行,是執行層的思維方式。智慧城市首要解決的是“做什么”問題,而不是“怎么做”的方法,城市選擇“做什么”不是靠邏輯推理,而是靠價值評估,綜合考慮多方面的因素,進行有風險的判斷。目標選擇是戰略層問題,不確定因素太多,嚴謹的頂層設計思維是無法適應的。

5.2 頂層設計只面對確定性問題

頂層設計是面向確定性問題的精確設計。工程設計尤其是軟件工程的設計必須是確定的,否則將無法執行。軟件工程必須在信息完備的環境下進行,軟件是非常精準的邏輯設計,必須排除一切不確定的因素,才能保證軟件開發的順利進行。

軟件是人類發明出來的最為精細、嚴謹的工程,在這種嚴謹邏輯環境下培養出來的頂層設計思維必定是嚴謹的確定性思維,他們會以確定性的思維邏輯對待智慧城市的規劃環境,一旦面對不確定的外部環境便會束手無策,軟件工程人員會要求領導替他們排除所有的不確定性。這是信息工程學思維不適合智慧城市戰略規劃的主要原因。

5.3 智慧城市規劃是面對不確定性環境的規劃

確定性是相對的,不確定性是絕對的。確定性環境是忽略了很多不確定性因素進行了近似處理的結果。這種標準化處理使很多規范化的設計得以進行。但是當我們考慮的范圍擴大了,觀察的時間加長了,復雜程度增加了,原來的近似條件不成立了,很多確定性問題會轉變為不確定性問題。

如果政府部門只管理一項信息化工程,可以按確定性工程管理,但隨著管理的項目增加,項目的資源分配、相互配套合作問題都會增添管理的復雜性,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也會大幅增加。

智慧城市范圍廣,涉及面多,建設時間長,不確定性會大大增加。城市發展方向、環境保護、節能減排、公共服務、政府資金分配、公眾意愿與接受能力等,這些問題都不是邏輯思維能夠處理的,更大的不確定性還來自上述問題的綜合協調,智慧城市的規劃主要是面對不確定性環境的規劃。

5.4 精細設計與戰略決策不可得兼

人們時常希望智慧城市規劃能夠盡可能精細,在其心目中,越精細的規劃越有水平,這是一種誤解,精細的設計是針對確定性問題而言的,當問題是確定性的,數據是準確的,精確演算才有意義。如果面對的是不確定性問題,數據是不可能準確的,此時精準的設計實際上沒有意義,假數真算只是自我欺騙,算得越精細偏離真理越遠,迷惑性越大。

面對不確定性問題本來就沒有精確性可言,我們需要的是戰略決策的正確性。戰略決策是超出精確的邏輯運算之上的風險決策,戰略決策是包含極大風險的事情,不可能有精確設計,精確設計與戰略決策不可兼得,只有在不需要決策的確定性環境中精確設計才有意義。

5.5 重新定義戰略層次的“頂層設計”

為防止頂層設計概念的混亂,需要重新定義智慧城市的頂層設計。重新定義時需要強調兩點:

(1) 指明智慧城市的頂層設計是戰略層次的頂層設計,不是執行層次的頂層設計。戰略層次的設計是要解決發展方向、目標定位與路徑問題,是要決定“做什么”而非“怎么做”的問題。

(2) 智慧城市的頂層設計是面對不確定性環境的決策,不能靠已有數據邏輯推理實現。戰略層設計高度依賴于決策者的視野、經驗與閱歷,戰略頂層設計是有風險的,不可能做到詳盡,它是決定智慧城市規劃優劣的關鍵。



——本文選自“阿拉丁照明網”

瀏覽次數:113
秒速快三的计划图